沙特阿拉伯正在大力调整原油出口流向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和第一大原油出口国,在国际石油市场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当之无愧的主心骨。
  依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等提供的数据,本文将简要介绍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尤其是进入2019年以来原油出口流向的变化情况。
  一、沙特阿拉伯是世界第一大原油出口国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新近出版的2019年版《世界能源统计评论》,2018年,沙特阿拉伯是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国,日产石油1228.7万桶,低于世界第一美国的1531.1万桶/天。但是,沙特阿拉伯是世界第一大原油出口国,2018年原油出口量为3.674亿吨,大大高于第二的俄罗斯,同年俄罗斯的原油出口量为2.759亿吨。
  除出口原油外,沙特阿拉伯还出口成品油。2018年,沙特阿拉伯成品油出口数量为5620万吨,仅排名世界第七,说明了多年来虽然不断加大国内炼油工业的投资,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还严重依赖出口原油。
  沙特阿拉伯的原油和成品油出口到世界各地,但亚太地区是其主要出口市场,其中,原油合计为2.505亿吨,占原油出口总量的68.18%;成品油合计为2520万吨,占成品油出口总量的44.84%。
  2018年,我国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国,其中出口到我国的原油为5670万吨,占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总量的15.43%;出口到我国的成品油为450万吨。
  如果单从原油一项看,日本是2018年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原油出口目的地国,为5740万吨,比我国多出了70万吨,但出口到日本的成品油仅为230万吨,比我国少了220万吨。这样,原油和成品油合计,我国多出日本150万吨,中国是2018年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国。
  2018年,原油和成品油合计,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总量为4.236亿吨,低于俄罗斯的4.49亿吨,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
  二、亚太国家和地区正成为沙特阿拉伯主要原油出口目的地
  根据2018年12月石油输出国组织达成的减产协议,沙特阿拉伯减少了原油产量,原油出口量、尤其是对美国的原油出口,也随之下降,但是中国等有关国家,从沙特阿拉伯原油进口数量却在不断增加。
  2019年5月,沙特阿拉伯原油产量下降到四年来最低水平,为平均990万桶/天,比2018年11月最高水平低了100万桶/天以上。
  四个公布原油进口来源的亚太国家和地区,中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2018年合计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的数量为日均350万桶。2019年5月的数字显示,截止到5月份,中国、日本和中国台湾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的数量,比2018年平均水平有了较大幅度的增加,但韩国进口数量却显著地大幅度下降。
  与之相反的是,截止2019年4月的数字显示,美国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的数量比2018年平均数下降了20万桶/天,2019年前4个月为日均60万桶/天。截止7月12日的每周数据显示,美国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的数量仍在下降,2019年5月和6月只有日均50万桶/天。
  在2018年马拉松石油公司从安迪沃尔收购了10家炼油厂,成为美国最大的炼油企业之前,莫蒂瓦能源公司曾是美国最大的炼油企业,炼油能力为3311万吨/年,该公司为阿美公司全资拥有,这就是说沙特阿拉伯出口到美国的原油,理论上基本全部供应自己的炼厂。
  进入2019年以来,沙特阿拉伯之所以调整自己的原油出口流向,世界原油贸易格局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主要原因包括:一是中国和美国石油消费和生产长期的结构性变化,二是美国对伊朗制裁等近期国际石油市场相关的重大事件。
  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2010至2018年,中国的石油消费从930万桶/天上升到1390万桶/天,而国内石油产量仅从460万桶/天增加到480万桶/天,这一变化带来的结果是,中国必须增加从国际石油市场的进口更多的石油以满足国内的需求。
  近年来,中国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的原油不断增长,2019年3月达到170万桶/天,为2004年以来月度最高水平。包括俄罗斯、巴西在内的其他国家,也不断增加对中国的原油出口。从年均水平看,2016年,俄罗斯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国。
  近来,沙特阿拉伯对中国原油出口数量的增加,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辽宁省大连市一个加工能力40万桶/天新炼厂的投产,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即阿美公司与该炼厂有供应协议。此外,阿美公司与中国浙江省另一个加工能力40万桶/天的炼油和化工综合企业,也有供应协议,该企业将在今年投入试生产。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19年6月,中国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的原油为772万吨,5月份为470万桶,6月与5月份相比,大幅增长84.1%,创出了新的纪录。
  近年来,美国之所以不断减少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主要原因是,随着国内原油产量的不断增加,美国总体原油进口数量不断减少。此外,随着从加拿大原油进口数量的增加,美国还减少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进口原油的数量。加拿大原油是某些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原油的很好替代品,而且可以通过管输,运输成本也很低。
  未来几个月里,沙特阿拉伯向中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原油出口仍将保持在高位,主要原因是2019年5月之前美国豁免了这四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原油,但5月份之后豁免停止,这四个国家和地区必须寻找伊朗原油的替代进口来源。
  由于制裁、自然灾害和国内等多方面因素,2019年上半年,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的非计划性原油产量中断,达到日均250万桶/天,为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2019年6月,伊朗的非计划性原油中断为170万桶/天,占石油输出国组织总水平的60%以上。
  美国能源信息署认为,2019年1至2月间,委内瑞拉13万桶/天原油产量下降中的10万桶/天,也属于非计划原油中断,加之从3月7日开始的大停电和日益恶化的基础设施,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没有能力恢复这部分原油生产,从而使得这部分原油生产能力成为非计划原油中断。
  作为伊朗原油的部分替代,未来几个月,中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的原油,可能会保持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水平。然而,由于支持石油输出国组织将减产维持到2020年3月,这样沙特阿拉伯可能会减少出口原油的数量。
  此外,国内用于发电的原油消费季节性增加,可能会减少今年夏天沙特阿拉伯原油的出口数量。不过,这一情况取决于夏天的天气状况,但国内消费增加可能是决定未来几个月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水平的更重要因素。
  据有关媒体报导,沙特阿拉伯石油行业消息人士称,2019年7月,沙特阿拉伯的原油产量下降到960万桶/天,较6月份下降了20万桶/天。虽然根据与俄罗斯等产油国达成的减少协议,沙特阿拉伯原油产量限额为1030万桶/天,但为了减少库存,未来数月其原油产量都将维持在每日1000万桶以下。
  注:本文有删节

Author: admin